<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展開

致漂亮的你 凡高的左耳 著

連載中 簽約 現代言情商戰職場

5.65萬字| 8總收藏| 2897總點擊

華生的14—24歲,這十年是屬于勒行演的。
她過得很開心,并以為自己會嫁給他。
一場爆炸案,人物皆非。
于是,她遠居紐約。
24歲,她在SSA門外遇到了一個美國人。
他對她窮追不舍。
終于,她同意,并接受了他的求婚,以為自己會嫁給他。
后來。
她收到一封來自格陵蘭的信件,并按其中的指定地點去到一個地方,卻看到一個英俊的男人在釣魚。
他回頭,微笑:嘿,好久不見。
她看著旁邊甕里的魚,在想:那是一只鱉么?
某一天。
就在華生穿著婚紗,終于要步入殿堂的時刻,卻發現——
她生命中的這三個男人,原來,都與當年那場爆炸案有著關系,或多或少......
最后。
盡管,這一路歷經這世上最彎曲的“0”,但:
圓滿的結局,就是從原點,走回原點。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去APP,免費暢讀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推薦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還沒人支持Ta·快來做第一人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凡高的左耳

  • 作品總數

    2

  • 累計字數

    5.94萬

  • 創作天數

    39

其他作品

  • 娶君入甕

    深港市財閥甕流,源于利益找上她,卻后來,將她這個最不像小三的小三,寵上了云端—— 甕流:你能不能有點做小三的節操? 君悅:不會,教教我? 甕流松了下領帶,朝她逼近,直至,逼至一隅:一哭二鬧三上吊,我只吃你這一套,尤其床上,最見效......

    加入書架

同類推薦

  • 暖風不及你情深

    青青誰笑

    【已完結】重生后,她看著這帥到爆炸的老公,懷疑自己當初腦袋被門夾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離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緣至親所害,含血慘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緊總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蓮花,奪回自己的幸福——(閱讀指南:女主智商在線,男主很撩很蘇,甜爽寵文。2018閱文超級IP風云盛典獲獎作品。)

  • 韓先生,情謀已久

    恍若晨曦

    【絕寵爽文,雙潔1v1】“收留我,讓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繼妹和渣男陷害入獄,出獄后留給她的只剩親生母親的墓碑。看著渣男賤女和親爹后媽一家團圓,她一把大火與渣男和繼妹同歸于盡。再醒來,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斷跳窗爬到隔壁,抱緊隔壁男人的大長腿。卻沒想到,大長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讓她遙不可及的絕色男神。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讓那些欠了她的,統統都還回來!“韓少,另一條大腿也能給我抱一抱嗎?”

  • 傅先生,偏偏喜歡你

    千樺盡落

    【已簽約出版】律政界最膽寒的傳奇傅懷安攜子歸來,訂婚在即。訂婚前……他問:“既然心里愛著溫墨深,為什么又來爬我的床?!”她說:“因為不能眼看著溫墨深的女人,和你訂婚。”傅懷安唇角咬著香煙,修長的雙腿交疊,隔著輕煙薄霧,半瞇著眸子……看著林暖纖細的手臂環上他的頸脖,有些觸動,原來愛一個人可以炙熱到如此地步……“你管剛才那個叫做接吻?!”“……”“真是干凈的姑娘!”傅懷安呼出一口薄霧,隨手把香煙按滅,

  • 半生緣:少帥的前妻

    不知春將老

    她,是落魄閨秀的女兒,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曉四國語言,溫婉堅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帥獨子,美國西點軍校畢業,文韜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緣分根生,兩人成了名義上的夫妻。朝夕相處,日漸生情,卻因著一場早已潛伏的陰謀而分道揚鑣。他說:“裴靜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燒裴家也要將你逼出來!”她說:“書言,放我走,我們便兩不相欠了。”五年后,兩人再次重逢,恰是時局風起云涌,狼煙遍地。時過境遷,究竟是破鏡重

  • 一遇總統定終身

    明珠還

    (正文已完結,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靜微,在阮家活的卻不如一條狗。大姐是父母心頭肉,小弟是雙親手中寶,阮靜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輩子,到頭來甚至為了心愛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橫死街頭的凄慘下場。睜開眼回到十六歲,上輩子糾纏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個二世祖,剛剛與她相識。她看著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著上身向她跑來的男人,下意識的抬手,輕輕擦去了他額上的汗…當夜下了晚自習,靜微被厲慎珩堵在了操場邊的大樹下:阮靜微…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