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蓝颜如画

第三十九章:月巫险行(一)

蓝颜如画 裂七秋 1482 2018-10-30 01:24:59

  如水墨般或重或淡晕染成画的青天,?#24043;?#38654;气飘渺环绕的一带带远山,山色苍翠,夹姹紫嫣红。

  青天上有两行白鹭飞过,划以优美长弧为苍茫天色做点缀。

  天衔远山,山衔水,水映天山。三者互借颜色,便勾勒成了大自然秀丽旖旎,引人入胜的美。

  映着青天白鹭的碧水上,六道?#21028;?#31481;锦衣的身影或青或白踏水而行,如同步步生莲般,漾起平静水面层层涟漪。

  “真系太猴玩了,要不系赶习间,我非要拉着楚慕飞再来一气(次)!”落到岸上的杨卓望着碧绿湖面意犹未尽道。

  楚慕飞并?#21019;?#29702;他,而是仰头盯着青天上的白鹭发呆。

  体胖膘肥……看着挺美味……要不是赶时间和没有弓箭,他非要弄几只下来炖了给某位师兄吃不可……

  容木笑意晏晏地看着?#26197;?#33853;伍的两人,微嗔着喊:“咱们还有要事在身,快跟上!”

  二人只好收了收心,继续跟随队伍?#19979;貳?p>  ……

  经过一番跋山涉水,众人终于踏入了月巫山境内。

  可放眼望去,整片山林尽是长势鬼魅的枯枝朽木,萧索诡异。就连风吹过,也像极了有?#35828;?#22768;嚎哭,携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楚慕飞拧眉讥讽:“这白鬼院真会挑地方,真把自己当鬼了不成……”

  “你该?#29615;?#31995;(会是)怕了吧?”杨卓调侃。

  楚慕飞瞥了杨卓的腿一眼,冷笑一声:“?#26102;?#20154;怕不怕之前,腿先不要抖好吗!”

  杨卓悻悻地抖着腿左顾右盼,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楚慕飞自然懒得搭理这个几乎天天?#36864;?#25292;嘴的小胖子,堆起一脸笑容后忙狗腿地跑向方束御——

  “方师兄你怕不怕,你要是怕,就赶紧抱紧我!”

  方束御?#20302;得?#20102;瞄旁边黑着脸的某人,朝楚慕飞淡笑:“多谢师弟关心,我向来不信鬼神之说,所以并无惧意。”

  “那我怕,我抱你行不行啊?”

  ?#21834;?#19968;句不依不饶的话问得方束御很是头疼,同时引得易千策看向楚慕飞的眼神满是锐利。

  不过楚慕飞一如既往地不怕他,还挑衅地瞪了回去。

  可惜,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银家方西兄比你还瘦,你也猴意思!”

  一句话让想吃方束御豆腐的楚慕飞若是真下手了,就会很没面子……

  于是杨卓拆完台后,马上接收到了楚慕飞满是?#21543;?#24847;”的目光,那目光过于?#32512;藎?#35753;杨卓忍不住后怕地咬了咬唇噤声。

  不明所以的沈护圆台:“楚师弟要是真的怕,师兄我倒是不介意你来我这求温暖……”

  楚慕飞?#26070;?#25277;搐,不甘又留恋地看了方束御一眼后嚷嚷着“?#19979;罰「下罰 本?#22823;步流星走到了前头,留下知情人无?#25105;?#22836;,而沈护则一头雾水。

  楚师弟这惧意,来的快,去得也快啊……不过,怎么隐隐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

  “奇怪,介破地方,怎摸还有发香(花香)?”

  众人?#27493;晕?#30097;惑,这花香,从何而来?

  “大家快看!前方有个特别的林子。”

  大家顺着沈护的手指望去,果真见到草木?#22856;?#30340;尽头是一片火红颜色。

  寻至火红,才发现原是一片红桦林,苍?#23383;?#24178;映衬下叶色明艳如火。红叶繁密,于枝?#34900;?#25880;,烧成了万?#19978;?#20809;。

  飘落似蝶,铺地成毯。而那满地绯红之上有清雅野芳,暗送幽香。

  有碑醒目立于林,上刻之字为——

  白鬼林。

  “看来这里就是白鬼林了。”发声者为容?#23613;?p>  杨卓本想趁势夸这林子漂亮,思及这是白鬼院的老巢后默默作罢……

  “姑?#33579;?#27784;护以为,这白鬼林似领域极广,若想速找解苓,还应分头行动。”

  容木忖度片刻,道:“也?#33579;?#37027;便两两行动吧。杨卓,若要你跟姑姑我一起的话,你意愿如何?”

  “啊?”杨卓指了指自己,?#34892;?#21463;宠若惊。虽知姑姑应该是顾及他在队伍中最弱鸡,才想着?#36864;?#32452;队以便保护他,但怎么说?#24425;?#34987;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挽?#26131;?#38054;点,何乐而不为?

  “弟子自然不胜荣幸!”杨卓咧嘴暗笑,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容木跟前。

  那?#27425;?#39064;来了……

  站在容木身旁的杨?#21487;?#26377;介事地指了指余下四人,“你们细银(四人),怎摸分?”

  楚慕飞和易千策分别同时拉住了方束御的左右手,也不顾方束御愕然,目似利剑般不悦地紧盯着对方,进行了一番眼神上的激烈较量。

  僵持几秒后,楚慕飞不羁一笑:“易公子,让一让。”

  “抱歉,我是个蛮不讲理的人。”

  沈护作为在千机备受师弟们景仰爱戴的大哥?#24230;?#29289;,见着此情此景不禁?#34892;?#21884;笑皆非……

  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被嫌弃?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