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甜心公主拽上天

166.生男生女

甜心公主拽上天 洛仟仟 2580 2018-10-30 05:15:00

  “奶奶,你這次過來,老姐知道嗎?”安哲軒問安奶奶。

  “知道知道,小溪過幾天也會來,你們姐弟倆也真是的,總見不到。”安奶奶笑瞇瞇地說,看得出來她很得意她的兩個孫子孫女。

  “奶奶,小溪,是姐姐的名字?”

  千紫沫知道安哲軒有個姐姐,整整大他五歲,但他卻從來沒跟她提過她的姐姐,唯一的一次是她第一次到安家的時候,他偶然提到過。所以,她是真的好奇這個姐姐是何方神圣。

  安奶奶點點頭,“嗯,小溪,安哲溪,小軒的姐姐,雖然是同父異母,但這些年相處下來,覺得那孩子真的不錯。”

  同父異母?

  看來有故事啊。。。

  千紫沫的八卦之心被點燃,卻又不好再追問,只能作罷。

  這天晚上,某千某安和安奶奶度過了一次愉快的晚餐,安奶奶的回歸讓安家上上下下都熱鬧了起來,尤其是鈴鹿,看見安奶奶進來就直接是一個大大的擁抱迎了上去。

  后來千紫沫才知道,原來鈴鹿是安奶奶收留的小孤兒,所以一直以來和安奶奶最親,她在安家的仆人中年齡最小,卻是干活最麻利的,最得主人心的仆人,安家的仆人不多,主仆之間也沒有嚴格的界限。

  總而言之,大家很和諧。

  晚上,千紫沫一條死魚一般賴在床上,今天她真的挺累的,雖然也沒干什么,但就是很累。

  “懶蟲,去洗澡啦。”

  安哲軒拍拍千紫沫的小屁股,想把她叫起來,但某千裝死的功夫不一般,也就是哼哼兩聲,就再沒動靜了。

  安哲軒無奈地笑笑,趴在她身邊,貼著她的耳朵曖昧的說:“你要是不起來,我就發揚風格幫你洗了~”

  千紫沫“蹭”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盯了安哲軒足足十秒鐘,然后毫無預兆地又栽了回去。

  安哲軒:“……”

  這丫頭不會是在夢游吧。。。

  “唉——沫沫,我可不是免費勞動力,你真的做好準備了?”

  千紫沫又哼哼兩聲,搞不懂是是什么意思,安哲軒理所當然地認為是答應了,心情很好,抱著她進了浴室。

  這是第幾次了?第二次,他第二次幫她洗澡,這回他可不會忍了,他已經做好要和她洗鴛鴦浴的準備了,想想都是美滋滋的。

  不用做和尚的感覺還是很爽的。。。

  安哲軒幾乎是屏著呼吸給某千剝了個干凈,一件一件衣服褪去,千紫沫白皙的肌膚一點一點暴露,他覺得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正在瘋狂叫囂著。

  任何一個生理健康的男人,面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兒,都受不了這種紅果果的誘惑吧!何況還是自己老婆!

  干脆,安哲軒也脫了自己的衣服,與千紫沫一同坐進了浴缸。粉紅色的泡泡在浴室彌漫開來,千紫沫其實是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她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決定繼續裝死,因為在安某人挑逗之下,她漸漸淪陷于這種狀態。

  后來,安哲軒將某千從浴缸里抱了出來,走進臥室放到床上再戰。兩人在床上是大戰三百回合。事后,千紫沫這次是真的睡著了,準確來說是累的,安哲軒卻出奇的很精神,也許是采陰補陽起了作用吧。。。

  翌日清晨。

  某千將自己裹成一個粽子縮在床角,一臉戒備地瞪著安哲軒,某安同學倒是一臉泰然,一點一點往千紫沫那里移動。

  “你待在那別動!”

  “為什么?”安哲軒表示很不解。

  某千咬咬下唇,回想起昨晚的某某畫面,簡直就要羞死了!她昨天晚上腦袋一定是進水了,要不就是被安奶奶的話給毒害了,竟然由著這廝欺負,下限被狗吃了嗎?!

  “你,你昨天干嘛不叫醒我?”

  “這你可就冤枉我了,不是我不叫你,是根本叫不起來,你自己鐵了心讓我幫你洗澡,我也很無奈!”

  千紫沫:“……”

  無奈。。。我看你很得意嘛!

  “那,那你,你——”千紫沫的臉越發的紅了,支支吾吾半天才把話說出來:“你昨天,戴小雨傘了嗎?”

  這種聲音都快跌破人類聽覺下限了,某千干脆把臉埋到了被子里,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安哲軒愣了一下,隨即大笑起來,爬到千紫沫身邊直接把她撈進懷里,在她的耳邊輕喃,聲音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誘惑,“沒有。”

  千紫沫腦袋一瞬間死機,機械地將頭轉向某安,看見他此時很認真的眼神,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

  “你太亂來了,家里有藥嗎?快給我塞點兒!”

  “藥?什么藥?你生病了嗎?”安哲軒一時有點跟不上某千的腦回路。

  “你說呢?當然是避孕藥了!”

  聽到這三個字,安哲軒的臉一下子黑了,“不準!那種藥很傷身體的,我絕對不允許你這么傷害自己的身體!”

  “那怎么辦~~~~”千紫沫快哭了。你丫的,自己嫌麻煩不做防護,還來阻止她補救,這家伙要上天嗎?

  “有了更好啊,”安哲軒隔著被子把手放在了千紫沫的肚子上,嘟著嘴說:“說不定現在里面已經有我的小小沫了。”

  “小小沫?”

  “嗯,”安哲軒在千紫沫嘴角啄了一口,嘴角輕揚,一臉的幸福狀道:“我的寶貝女兒。”

  千紫沫嘴角抽抽,這家伙應該是早就有邪念了,可是也太霸道了點兒吧,連性別都這么草率地決定了?

  若論目光長遠,除了安奶奶,她只服她家小軒軒。

  “切,你想的倒美!”

  “當然美了,我老婆這么漂亮,我女兒能不美嗎?”

  千紫沫:“……”

  曲解文意,你的語文老師已哭暈在廁所。。。

  “沫沫,說真的,我好想要一個小小沫啊!”安哲軒摟著千紫沫這個粽子,在她的臉頰上不停地蹭啊蹭,語氣帶著那么些許的祈求。

  千紫沫眨眨大眼睛,鼓了鼓腮幫子,假裝生氣道:“你已經有小沫沫了,還這么貪心要小小沫!”

  “唉——”安哲軒直接對著某千的肚子說:“小小沫,你真厲害,還沒出生就已經讓媽媽吃醋了。。。”

  千紫沫氣結,一時無語,最后無奈失笑。

  這個男人真是幼稚的可以!

  “不要叫小小沫,會和我搞混的。”千紫沫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那你想叫什么?”

  千紫沫低眉思索,吐出兩個字:“可兒。”

  可兒。

  適人心意的人兒。

  安哲軒反復咀嚼這兩個字,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他明白千紫沫的意思,她這是在變相答應自己。

  適人心意,她也在期待這個小寶貝的降臨,雖然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安哲軒將千紫沫緊緊摟在懷里,他真的是越來越愛她了,愛的發狂,心甘情愿走火入魔。

  “我們一直在討論給女娃娃起名,萬一以后是男孩子,你想好叫什么了么?”

  某千自己都沒意識到,她現在已經變得和某安一樣目光長遠,思想超前了,話題不知什么時候變了味兒,已經延伸到給下一代起名字了。。。

  安哲軒撇撇嘴,“如果是個男孩兒,起名這件事就交給奶奶他們吧,我可沒那功夫費腦汁起這個名字!”

  “你這是赤裸裸地性別歧視!”

  “我承認呢”

  千紫沫:“……”

  兒砸,以后還是跟媽混吧,你爹在你連受精卵還沒形成前就已經判你死刑了。。。

  千紫沫不知不覺唇角輕揚,如果她和安哲軒真有一個寶寶,不論男女,那都會是一個美好的畫面。

  她沒什么偉大的夢想,就想查清楚當年的真相,然后和所愛之人白頭到老。

  她不在乎西班牙公主和千家大小姐的身份,只在意她是她,他是他。

  幸福或許簡單,或許復雜。當幸福來臨時,她會伸出手,緊緊攥住。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