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梅吟清香

第二十八章

梅吟清香 蘭香室主 4149 2018-10-30 02:04:56

  張相士和王升到了成都后二人在城外一僻靜處叫太慈寺的寺廟內找知客僧租了兩間僧寮住下,結識了在廟中打柴挑水做雜務的了凡和尚。這了凡和尚是下川東萬縣人氏,為人甚是熱情。這張相士每天并不出門,而只由王升跑進跑出。回來后二人即關門密談,有時了凡還看見張相士在寫寫畫畫,一見他進來送茶水,立即就將寫畫的紙片掩蓋住。很是神秘的樣子。張相士的舉動引起了了凡的好奇。說他們是壞人又不像,這張相士出手闊綽,斷非雞鳴狗盜之徒。因此了凡觀察了幾天,斷定張相士非尋常之輩,有點來歷。

  一天了凡正在廟中掃地,見張相士從外面神色匆匆的回來,走過自己身邊時便對張相士道:"先生、留步!"張相士一聽,便停下腳步道:"師傅、有何見敎?"了凡道:"你是何等人物?怎么每日在寺中忙碌,并不見你出門?今日卻為何又出門?"張相士神色緊張的四處一看,忙說道:"師傅不必問!"說完便慌忙離去。如是者幾次,了凡都得不到回答,更撩得他火起。這天黃昏,他叫寺里的善婆子買了一只燒鵝和一瓶燒酒,特意在門口等到張相士。他遠遠見張相士從外面走來,忙攔下說:"貧僧特備下薄酒一杯,還要請師爺賞光!"張相士一聽也不好再端架子,便說道:"勞煩師傅了。改日我再請師傅就是。"說著和了凡到了后面廚房。待善婆子將砍好的鵝肉塊、還有一碟油炸花生米和一壺酒在桌上擺好后,張相士見了說道:"師傅,你這是要破戒?"了凡道:"非也!這是為施主準備的。"說著便邀張相士坐下,善婆子上了幾個素菜和一壺茶,張相士才明白過來。三杯酒下肚了凡又問起張相士的來歷,張相士紅著臉醉熏熏的說道:"師傅、你我不是外人。我告訴你之后,你不要對外人說!"了凡道:"這個自然!"于是張相士道:"我乃是當今大總統的入幕之賓,是大總統掌人事機要的秘書。"了凡一聽把個舌頭吐得多長,便驚呀的回答道:"原來是貴人啊!怪不得我看你氣度不凡呢!那你到我們四川來干啥呢?"張相士一副豁出去的樣子,說道:"罷了、索性都告訴你。我是大總統派下來明查暗訪的!""那查啥呢?"了凡睜大眼睛問。"查各地為官者的政情民隱。""哦!"了凡恍然大悟似的叫了一聲。"我告訴你的,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知道、知道!"了凡好奇心滿足了,就顯得不耐煩了。

  人都是這樣,但凡有點什么秘密裝在心里,你越不讓他說出去,他心里越不自在。要說出去了,心里才舒服。所以人言道:水缸口都好封,人口不好封。不幾天這太慈寺里住了一個大總統的人事秘書的事就傳遍了周圍的四鄉八里。

  太慈寺這幾天有好幾個衣著光鮮的當地紳糧來找了凡,要求了凡把他們引見給京城來的張秘書。了凡到后院的寮房去通報了幾次,都被小廝王升給擋駕了。了凡以自己的經驗就給他們出點子,讓他們迂迴去攻張相士。眾人覺得此計甚妙,內中一個叫張伯芳的紳糧道:"要得,一筆難寫個張字,五百年前我還與他是一家呢。我做東,咱們在城里‘會仙樓’請他。"眾人都覺得很好。了凡等下午張相士從外面回來,忙迎上前去說道:"張秘書,當地有幾個紳糧想要結識你先生,讓貧僧致意。"張相士為難地道:"本來四海之內皆兄弟,多條朋友多條路嘛。但我一天都很忙,認識朋友又要影響公務……”略一沉吟張相士一咬牙說道:“算了,看在師傅你的分上,叫他們來就是了。"

  了凡一招手眾紳糧從偏殿出來團團圍住張相士打恭作揖,連稱幸會幸會,張相士裝著勉強卻又一團和氣,笑容滿面的回答:“久仰!久仰!”。臉上表情的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那位叫張伯芳的給了凡一個當十的銀幣,算是對他引見張相士的酬勞。這幾個紳糧都是坐自家雇工趕的馬車來的,眾人簇擁著張相士進了城內的會仙樓。大家坐定,互相又一一做了一番自我介紹,然后開懷暢飲。酒過三巡大家就熟絡起來,話也就多起來了,最后終于轉彎抹道的向張相士說明了來意:通過張秘書弄個官來做。張相士先前吃酒時并不多說,現在見他們這樣一說,便開言道:"這個事對我來說倒不是個大事,只要我給國務院詮敘廳寫個紙條,要當什么官就辦成了。現在陜西長安縣的汪縣長,江西南昌的李市長,四川民政廳的廖廳長,都是走的我的門子。京城中就更不消說了,在各部任科長僉事的不知好多。你想我是大總統身邊的人,詮敘廳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我說句話別人還敢不買賬?加上現在民國新造,國家正是用人之際,請還請不到各位呢,各位愿意出來為國效力,豈不是大好事一件!"一席話把眾人說得眉開眼笑的,覺得拿官帽如探囊取物。致于具體怎么辦張相士并不多說。幾個紳糧當然明白是要錢的。酒席散后,幾個紳糧都給了張相士紅包。

  前兩天一個御任的邱姓縣長帶了家小仆從人等,租住在這太慈寺。邱縣長這次御任是因為靠山不硬,被云南督軍唐繼堯的親信給擠走的,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他不是云南人,是前清留在云南的山西籍知縣,所以鼎革之后,在云南自然不受待見。好在他宦囊還充實,所以負氣離開云南,回山西原籍。此次在成都停留,是聽從他姨太太的話,想走四川劉督軍的門路。

  劉督軍與這位姨太太有舊。邱縣長的元配夫人早已物故。這位姨太太名喚嫣紅,是北地胭脂。原是他在任上時,幫當地一個老財擺脫了人命干系的官司,這老財花重金從北京八大胡同的清吟小班贖身出來送給他的一位當紅妓女。嫣紅自跟了邱縣長后便是知縣太太了,也很滿足。認為是她們那行人的最好歸宿。她是清吟小班打教出來的,對男人的習性最是清楚不過了,所以把個邱縣令伺候得舒舒服服。邱縣令已經有些年齡了,如令得了個舒心的可人兒,自然對她百依百順。稍有不如意,這嫣紅便小屁股一扭,小嘴巴一嘟,邱縣令便要趕忙陪不是,哄小乖乖好半天。邱縣令是個熱充仕宦之人,本來就對云南這次把他擠走一肚子的怨氣,聽嫣紅一說有這么個路子,高興得眉開眼笑,雙手一個水桶箍把嫣紅的纖腰抱住,在小臉蛋上連親幾下,連叫:"我的親媽!我的小乖乖!心痛死我了……"說走就走,當下即收拾行李,顧了騾車,帶上原來從山西帶來的仆從離開云南取道成都,下榻在這太慈寺。租了這太慈寺一個僧院。太慈寺近年因香火不旺,所以寺僧出租僧寮來維持香火,歷朝歷代的寺廟都是這么過來的。

  誰知這劉督軍原是在北京活動謀官時,客中無聊上八大胡同清吟小班打"茶圍"時與這嫣紅一見鐘情的,后來天天去打她的"茶圍"。出手也大方,清吟小班的老鴇兒見此,就唆使嫣紅與他打了"鋪圍",二人有了那么春風一度的關系。但后來離京出任封疆,也就沒有來往了。現在嫣紅找來重敘舊好。今非昔比,他巳是后宮有人,倚紅偎翠,喜新厭舊。那里還想見當初潦倒時春風一度的八大胡同煙花。這也是女人不明世事,看重肌膚之親的婦人見識。

  另外這劉督軍現在是一省封疆大吏,要裝正人君子,生怕眾人知曉他當年混在煙花隊里的前塵往事,傳出去有妨官箴,躲還躲不及,那里還想見她。就給嫣紅來個避門羹。這嫣紅去了幾次,也就明白了,有點惱羞成怒,就干脆慫恿邱縣令到北京再去話動。說是她北京的姐妹多,成了京中達官貴人的專房之寵的人有的是,找她們去走走門路,未必不能成事。

  這邱縣令雖是寵愛嫣紅,但人也不傻。他想你一個從良的婊子能有多大能耐?這次踫劉督軍的壁就是前車。倘若去了北京你再拋下老夫去重操舊業,老夫丟官丟人豈不丟大了。想要直接回山西原籍,嫣紅又不愿,這幾天正在給他使小性子。一天做臉做色,指東罵西的。晚也在床上也是屁股對著他。邱縣令只好隱忍,思考對策,就這樣在這成都進退不得。心里直失悔、埋怨自己在大事上誤信婦人之言。

  這一日下午正在寺中一大樹下納涼,見幾個當地紳糧圍著了凡指指劃劃的嚷著什么,待了凡過來他無心的問道:"師傅、清靜禪林,何來那些俗人吵鬧?"了凡是個裝不住話的人,他認為佛家弟子不打誑語,就把這些想認識廟里住的大總統派下來私訪的張秘書一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邱縣令。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邱縣長暗道:"柳暗花明又一村。何不結識一下這張秘書,求官一事,未必就無轉機。"當下就叫住巳經離開了的了凡,如此這般的說了一通,然后塞給了凡一塊銀圓,了凡揑著手中的銀圓,連說:"不必!不必!"對邱縣令所托自然應承下來。

  這了凡來到張相士房中收拾一天的雜物時,對張相士說道:"張施主、我這寺中的白衣觀音甚是靈驗,遠近來求子求財的善男信女最是拜她。張施主何不去一拜?"張相士一聽"求子",便來了興趣。他看相算命行走江湖,自是"廟會聽戲文,香市看嬌嬌"的行家。知道來拜觀音求子的一定是青年婦女多,便動了心,說道:"聽師傅這樣一說,我倒要去拜一拜了。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去吧!"了凡道:"明日就恭候張施主了。"

  第二天上午張相士更衣完畢來到白衣觀音殿,了凡早已候在殿中,見到張相士忙跑出來說道:"告罪、告罪!請張施主入殿拈香頂禮。"張相士進殿來,見殿中已有一妙齡女子正在頂禮菩薩。便在一傍等候。片刻功夫,這女子頂禮完畢,起身來不由與張相士打了個照面,這女子臉一紅,秋波一轉,嬌聲對了凡道:"師傅,奴家已祈禱完畢,告辭了!"了凡正待回話,忽聽殿外喊道:"嫣紅!嫣紅!"隨著聲音一個中年男子走近殿來。只見這男子中等肥胖身材,一張面團團的油光紅臉,身著團花薄紗長衫,腳蹬一雙槽兒鞋,滿臉尋人焦急的樣子。了凡見了忙迎上前去,道:"邱縣長、你急甚?你的如夫人在這里求觀音菩薩保佑早給你生貴子呢!"嫣紅嗔了了凡一句:"唉呀!師傅。"滿臉嬌羞通紅。邱縣長哈哈一笑:"那好!那好!"這時了凡仿佛想起了張相士還涼在一邊,非常歉疚的對張相士說:"失禮了!失禮了!張秘書、這是云南省御任的邱縣長,現回原籍暫住我寺。"又對邱縣令介紹道:"這是北京公府來四川巡視的張秘書。"僧家也是會捧人的,了凡不動聲色的就給張秘書三字后加了"巡視"二字,借此來向邱縣令表功,也討好了張相士。張相士想這了凡也是江湖高手。邱、張二人聽完介紹后,忙互相口稱久仰久仰、打躬作揖不停。寒喧過后,了凡請三人去寺中知客堂喝茶敘談。

  高手出招、果然與眾不同,邱縣長就這么輕易的見到了眾人難見的張相士

  了凡趁機又把在外面候著的幾個紳糧喊進來。昨天邱縣令安排他如此這般之時,他便想到了這一點,他又趁機在張伯芳那里勒索了一塊大洋,張伯芳當官心切,也不在乎。張相士見眾人進來也不計較,一團和氣,面面俱到,把眾人籠絡得心花怒放,想起前幾次王升的擋架,不由得在想:真是常言道的: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