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色涟涟

第十四章 招魂曲

棠色涟涟 落月师太 2122 2019-03-16 15:49:41

  ?#21543;?#27515;之中,实有乐受,菩萨摩诃萨以苦?#20013;?#19981;相舍离,是故说言一切皆苦。果然佛不欺我,世人皆羡我,高贵的身份,用不尽钱财,我也曾以之为乐为幸。而今梦醒不过是虚妄而已,一切皆苦,一切皆苦。哈哈哈……哈哈哈……”

  “郡主,郡主,郡主”玉竹跟在形若癫狂,独自在雨中喃喃自语的郡主身后呼唤,只是雨中的少女却置若罔闻。

  一直到邀月阁,沈曦月才安静下来。玉竹嘱咐银珠她们照顾?#27599;?#20027;,自己便向王妃的院子冲去。

  银珠,青黛几人给一言不发的郡主洗了澡换了衣服,邀月阁的丫鬟见过活泼的郡主,爱捉弄?#35828;?#37089;主,爱哭的郡主。?#21019;?#26410;见过这样的郡主,像丢了魂的木?#23478;?#33324;。邀月阁不复平常的欢声笑语,只能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令人压抑的雨声。银珠红着眼睛,担忧地看着刚躺在床上就闭上了眼睛的郡主。

  沈曦月感觉自己在一条黑暗的路上走啊走啊,却怎么也走不到尽头。还好父亲出现了,伸出手说:“月儿不怕,父亲带你回家。”自己笑?#21866;?#35201;拉着父亲的大手的时候,突然冲出后面一个黑衣人,一道刀光,父亲便倒在地上。自己尖叫着,朝黑衣人扑上去咬了上去,满嘴都是血。然后又有一男一女牵着手出现,那个美艳穿的极少的女人,亲热的抱着那个男?#35828;?#33011;膊,望着自己,眼里却充满讥讽。自己像疯了一般冲上去,大叫着:“萧?#27515;?#26159;你对不对,是你派人杀了我父亲的对不对!”自己终于掐到?#22235;?#32654;丽的?#26412;保?#30475;着她在自己的手中绝望又恐惧就要死去的时候。旁边的男子却一把自己推了很远。自己不甘的?#23454;潰骸?#26539;哥哥,为什么拦着我,这个女人杀了我父亲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男子却紧紧的抱着身边的女子,不说?#21834;?#37027;女子奸笑着,拿起鞭子,就往自己身上抽。自己疼的浑身痉挛,哭着朝着站在一旁的男子喊着:“枫哥哥,救救月儿……枫哥哥……救救月儿……”男子却依然神色冷漠的站在一旁。

  场景一转换,?#21482;?#21040;八岁那年,?#36824;?#22312;一个破屋里,三公主正在用鞭子抽自己,面对比自己大四岁的三公主自己却依然无?#25925;?#20043;力,还好知道三公主打一会就要走了,她会把自己关在这里。于是自己便咬着牙坚持,终于等到她泄完愤离开了。自己却依然害怕,害怕这个关了自己一晚的破?#26790;?#23376;。记?#27599;?#22825;亮的时候会有一个婆子会来偷偷把自己放出去。便抱着身体,蜷缩在角落,等着待着被救。但是等啊等啊,却听到二?#39318;?#30340;声音,自己吓得连忙躲到一个桌子下面。在桌下听到了二?#39318;?#25749;扯宫女的衣裳声,还?#24515;?#23467;女恐惧的尖叫声。自己却吓的不小心碰到旁边的东西,发出了响声。害怕的瑟瑟发抖,下一秒,二?#39318;?#38452;森可怖的?#24120;?#20986;现在自己眼?#21834;?#20108;?#39318;?#19968;把把自己拉出来,双手如吐血信子的毒蛇,慢慢捏住了自己的脖子。自己觉得呼吸苦恼,霎时陷入了一片迷雾?#23567;?p>  沈曦月知道了自己这是在梦中,但是感觉又困又累,没有办法醒过来。用力睁开眼睛,却发?#21482;?#26159;在梦里。突然听见一阵乐声,听着让人立马轻快了起来。自己便开心的追逐的乐曲的声音跑去。

  一睁眼,沈曦月看见了熟悉的紫色纱帐。安心的坐起来了身,看见窗边那身穿?#30528;郟?#23451;如谪仙般正在抚琴的身?#21834;?#27784;曦月便想起怪不得觉得这曲子这么熟悉,不就是刚才梦中的乐声嘛。

  只听乐声戛然而止,?#30528;?#30007;子向沈曦月走来。这身影与四年前,与刚从隐霄山归来的模样重合,只是那时看起来稚嫩一些。又想起,皇叔也不过比秦慕枫才大两岁,明年才弱冠之年。嗯,对,明年?#24425;?#33258;己的及笄之年。

  “醒了”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并有一个冰冷的大手拂上自己的额头。

  “嗯”沈曦月暗琢磨,怎么一遇到皇叔,自己怎么老是走神。便看着翊王专心的问:“皇叔,怎么在这里。”

  “既然醒了,我便唤你侍女进来了。”翊王并?#21019;?#27784;曦月的话,转身离去。

  沈曦月冲着翊王的背影努了努鼻子,哼,皇叔脾气总是也这样古怪,不爱说本郡主还不愿意听呢。唉,算了,问银珠他们吧。

  片刻银珠和玉珠便进来了,异口同声道:“郡主,你醒了。”

  沈曦月笑着问:“?#20197;?#20040;了?”

  “郡主,你不知道啊!你已经昏迷两日了。”玉竹飞快的答道,又说:“那日,我们从王爷书房回来,您便不对劲,然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就像您小时候经常梦魇一样,时而哭,时而吓的尖叫,但是这次就是叫不醒。太医却说您脉象正常,不知为何昏迷。说怕是冲撞了什么秽物。王妃便想到了翊王殿下,他是玄空道长的弟子,极善岐黄,在南疆还救过不少人性命。果然翊王殿下弹了一天一夜的招魂曲,您便好了。这翊王殿下果然是仙人下凡。”玉竹的眼里充满?#27425;貳?p>  银珠也在一旁附和的点点头,沈曦月看不过去了,自己侍女却对一个神棍崇拜不已。“那是你家郡主福大命大,意志力坚强,关翊王什么事!”沈曦月不满的说。

  两人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沈曦月,银珠还苦口?#21028;?#30340;说:“郡主不能说这?#21482;埃?#34987;神仙听到可不好了。”

  玉竹又紧张的附和道:“是啊,郡主,您现在还魂魄不稳,可不能再说这样的?#21834;!?p>  沈曦月……“我?#21487;?#39748;不稳?”

  “是啊,翊王还要为您再弹两个月的固魂曲,您才能安然无恙”玉竹理所当然的说。

  沈曦月默默的躺到床上,思考着这世间的鬼神之事。

  王妃带着小世子来了。王妃自然是一番关心,又亲自?#21476;?#20799;吃了安神的药。沈曦诺也依偎在姐姐身边,关心不已。

  沈曦月躺在母亲柔软的怀抱里,捏着弟弟柔软的脸?#21834;?#21520;了口气,感觉这几日压在心头的重量终于散去了。

  不管是对是错,我沈曦月都不后悔自己作下的决定。犯我亲人者,不管黄泉还是地狱,我沈曦月都不会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video></var>
<cite id="1jxxd"><video id="1jxxd"><menuitem id="1jxxd"></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1jxxd"></cite>
<var id="1jxxd"><video id="1jxxd"><thead id="1jxxd"></thead></video></var>
<var id="1jxxd"></var>
<thead id="1jxxd"></thead>
多特蒙德俱乐部 辽宁11选5走势图 剑侠情缘游戏 以太坊经典贸易 马刺vs热火总决赛第六场 李逵劈鱼捕鱼平台 语言游戏动物猜猜乐教案 德国杜塞尔多夫 热火vs猛龙 罗迪欧大道注册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多特蒙德俱乐部 辽宁11选5走势图 剑侠情缘游戏 以太坊经典贸易 马刺vs热火总决赛第六场 李逵劈鱼捕鱼平台 语言游戏动物猜猜乐教案 德国杜塞尔多夫 热火vs猛龙 罗迪欧大道注册